清明节的心理意义

2020-04-03 22:32 人阅读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首诗里既表达了失去亲人带来的深深地哀伤,但同时又充满希望,这也是我们希望的经历丧亲的人可以达到的状态。研究者对参与清明节活动的实践者做了访谈,进一步总结出了清明节的心理意义、体现的文化特点,以及中西方哀伤相关的文化差异。


一、清明节的心理意
 
     清明节提供公开的、持续性、规律性表达哀伤的机会。清明节是一个国家的公共假期,所以去哀悼时,是通过一个非常公开的行为去祭祀我们的亲人。此外,节日从来不间断,具有规律性,这对哀伤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有助于增加丧亲者的控制感和稳定感。
 
被访者说


“我每年都会去扫墓,都要去做这件事情。”
“清明对我来说是一个挺重要的日子。”
“我把扫墓当成一件非常隆重的事情。”
“有一些仪式感……必须要完成……一年了就想去看一看,心里边能踏实一点。”
“把这个传统的节日好好地去安排,好好地去做一个对过世的亲人的一种仪式吧。”



二、清明节体现的文化特点
 
清明节表达的情感是不含蓄中的含蓄。
 不含蓄表现在:中国是少数几个为亡故亲人设立节日的国家,清明节是全面性的,持续性的。
 清明节的祭祀仪式是大张旗鼓的,全家出动,放鞭炮,买祭品等。
 含蓄体现在:隐而不发,有一种心有灵犀的默契。淡淡的悲伤,悲伤在,但不是那么激烈的一种宣泄,也不会被悲伤淹灭,与忌日哀悼时的情感有很大差异。这种情绪在心里表达,用行动表达。
被访者说


“忌日去祭奠的时候好痛苦啊,清明好像这个东西就少了,去祭奠的人心态都放的比较平稳。”
“好像内心当中痛苦的感觉,也就变得淡一些了。”
“扫墓的时候他不说话,鞠几个躬吧,就是仔仔细细地把那些香、纸钱、爆竹啊……弄好,动作到位,然后就认认真真地鞠三个躬……他不说什么。”
“我知道他(逝者)的想法,他会觉得这个仪式不能马虎,我就知道他的意思,我也特别认真,对祭品容器都非常重视,这是感情的一种体现。”


三、中西方哀伤相关的文化差异

小我与大我


与西方哀伤文化的比较,这个“比较”仅是一个讨论,并非绝对。首先就是小我与大我,西方偏向于个人主义,而中国是集体主义,我们从另一个角度说东西方文化,就是小我和大我。在中国我们常常可以看到个人的哀伤与家族、故乡、国家、自然联结,其实是一个大我,被访者表达了生命不息,代代相传。此外,清明节是国家的节日,全国人民一起的哀伤。因此有被访者说道:“更有力量,更能面对孤独与丧失。
 
含蓄性


中西方情感的表达可能不同。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我们的情感表达一般隐而不发,具有意会言有尽而意无穷。清明的表达和葬礼的哀悼有些不同,是我们说的淡淡的哀伤或者哀而不伤,而且我们用行动来表达情感。正如朱自清在《背影》中写到的对父亲的爱,爱字未提,但浓浓的爱就在其中了。
与西方哀悼节日的对比
 
墨西哥的亡灵节与我们的清明节非常相似,是国家设定的哀悼的节日,时间定在了11月1日,称为“幼灵”节,是怀念故去的孩子的节日;2日是“成灵”节,是大家缅怀故去的成年人的日子。那是深秋的日子,万物逐渐萧条的时候。但我们的清明节在每年的4月4日或5日,是万物复苏的日子——意味着生死同在:面对死亡,同时感受春天有生命力的部分。另外悼念与踏青郊游一起——意味着悲欢交织、阴阳和谐。中国人重视生命意义的探寻,“未知生,焉知死”,生死观重视“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生命来源于自然,死后又归于自然。中华民族还是乐天知名的民族。“视死如归”,生死并非绝对的对立。叶瑞昕说:“在中国传统文化主流中,一个事物内部的两种因素,不是一个克服一个的关系,而是阴阳互补,交相为用的。生与死不是断裂的,有内在连续性。”被访者也说:“古老的中华民族是在这种年复一年的代际传递中新陈代谢,亘古弥新。”
最后,我们这样来理解清明节与哀伤的关系,主要包括以下四点:
1、哀伤不是某一段时间的,哀伤是没有终点的,这与西方的阶段论是不同的。
2、清明节提供的时空、氛围,哀而不伤,而不是呈现所谓的宣泄表达。
3、清明节的哀伤不是个人的事情,是一种与众人联结、与国家联结下的哀伤。
4、清明节哀伤过程中,悲伤可以与欢乐相连,死亡与新生共存。
因此,清明节是中国人面对生死的大智慧,清明节即是文化的传承,也彰显特有的哀伤文化内涵。
 
文章来源:首届中国哀伤研究与干预国际研讨会:《清明节,哀伤中的文化》
主讲者:贾晓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