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欲强的人更有创造力?

2019-09-19 21:28

性欲强的人更有创造力?
 
 
如果你看了曼弗雷德•凯茨•德•弗里斯在《性、金钱、幸福与死亡》这本书里所探讨的性欲和创造力的关系、以及名人为什么都性欲强的很多例子,你也许就会蠢蠢欲动了,要标明自己是个性欲强的人了,因为性欲强也许真代表了创造力,要知道,创造力可是这个社会不可缺少的最重要能力哦。
弗洛伊德大家最熟悉不过了,他主要从动机视角来解读创造力。他认为创造力源于性欲及习得的社会规范的深层冲突,因为内在的欲望无法尽情释放,性能量被转化为可以接受的形式:艺术幻梦及作品。人人都有原始性欲,但人们在创造力的表现上却有差异。原因在于有创造力的人悦纳他们的欲望,而其它人则尽力抑制他们
真是这么回事吗?
精神分析学家一直认为,性欲是很多创作品的基石。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曾评论道:“艺术家首先是个脱离现实的人,因为他无法放弃本能满足,而活在现实世界首先就要放弃这一点艺术家也是一个让自己的情色愿望、非分欲望在幻想世界自由驰骋的人。然而,他也有办法从幻想世界回到现实世界,即运用他独特的天赋把他的幻想印刻在某种现实之物上,制成艺术品。人们很珍视这种艺术品,认为它们反映了现实。”
富有创造力的人真的做爱更多吗?
尽管性欲和创造力的关系一直很密切,但不是所有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态度都是一样的。有些人过于放纵,而另外一些人则坚决禁欲。对于后者来说,禁欲会催生很高的创造力。
尽管存在这些特例,但是普通大众往往认为艺术家类型的人——不愿受世俗约束的人——性欲更强、做爱更多。当然,这种看法可能成为自我实现预言,即富有创造力的人别无选择,只有遵照这些期望。他们甚至是因为能够获得更多性快感,而走上艺术道路。
但是,这种想法有几分想象、几分现实呢?富有创造力的人真的做爱更多吗?是因为他们性欲更强,还是因为他们比平常人拥有更多的做爱机会?富有创造力的人更有吸引力吗?如果是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们认为他们更多情吗?在这个问题上,进化心理学家可能又会搬出达尔文的一套理论。
一个解释是,自石器时代开始,具有艺术气质的人更能吸引异性与之交配。全世界的人在恋爱求欢时,都会说很多情话,这些甜言蜜语是很好的催情剂。我们的远古祖先,是否有些人比另外一些人更善于表达自己,不管是用语言还是用某种艺术方式?“来看看我的版画”,这一邀请是否带有原始的诱惑?与人搭讪或者引人注意的本领,是否可以看作人类进化的固有一面呢?是富有创造力的人喜欢招蜂引蝶?还是艺术能力是某种用于求爱的炫耀之物进化而来的?
不管哪种观点更具有进化学意义上的真实性,但有一点是确定的——富有创造力的人充满魅力,因此能得到更多的关注。这让我们进一步提出另一轮“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谁在先,性欲还是创造力?受到公众关注的人物同我们这些创造力较低的普通人相比,拥有更多的性爱机会。富有创造力的人一般过着放浪形骸的生活,一有机会,他们随时可以与人发生性关系,释放性冲动。他们的伴侣也许并不指望他们忠诚专一,社会对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行为也更宽容。
当然,大众不光崇拜富有创造力的人,还崇拜那些了不起的人——伟大的运动员、发明家、演讲家、演员,甚至魔术师。我们的推测有多少事实依据呢?富有创造力的人的性生活真的比我们其他人更加狂野吗?也许他们只是将自己的性生活描述得更好而已。尽管也许他们的思想很开放,对性爱寄予很高的期望,有非常出格的性体验,但是效果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毕竟说得好做得差的情况是很常见的。
西方艺术家,从米开朗琪罗到梅普尔索普,都有意无意地触及性主题,而他们的作品令所有人动容。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从旧石器时代艺术品中神圣与情色的融合,到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中淡淡的情色意味,再到19世纪象征主义艺术中的残酷与爱殇意象,我们就能明白这一真理。艺术可以作为社会的晴雨表,它对社会生活形态的变迁反应迅速。而且,这些艺术家还往往处于推动社会变革的第一线。曾经基于庄严的宗教主题及神话主题的艺术(那时,性主题只能以伪装现身)现在越来越贴近日常现实了。画家们开始更加公开地颂扬私生活的变迁,包括性欲和性表达。
诚然,这些艺术家不仅用作品表达性欲,而且用行动表达。毕加索创作了347幅性主题的画作(名为Suite 347)晚年埋怨说:“年纪大了,我不得不戒性戒烟,但是我对性和烟的渴望仍然存在。”
我说了这么多,不知道是否回答了最初提出的那个问题,超强的性欲是不是艺术创造必不可少的成功因子?恐怕这个问题还是没有答案。也许我们把自己的欲望投射到艺术家的身上,陷入刻板印象的陷阱。毕竟,当今色女的代表人物麦当娜说过:“也许每个人都认为我非常好色、性欲超强,事实上,我宁愿看书也不愿做爱。”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史蒂夫·乔布斯,这样调侃其性生活:“做爱时,我女朋友总是笑——不管她在读什么。”对很多人而言,床永远只是睡觉的地方。
创造力和性欲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让这一问题变得更为复杂的是,很多人对性生活都讳莫如深。很多传记作家都很困惑,要不要写主人公的性生活。也许,我们唯一能下的结论就是富有创造力的男人——不管其性取向如何(哲学家、画家以及作家中,同性恋所占比例非常高)——一直都很迷恋女性。进化心理学家也许会对这个现象感兴趣。